數字報

夢迴大宋,重拾失落的“風雅”

2021-05-24 08:52:58|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85後南京學者譯註《東京夢華錄》

夢迴大宋,重拾失落的“風雅”

遼寧省博物館展出的現代作品《汴梁繁盛圖》局部,作品借鑑北宋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視覺中國供圖遼寧省博物館展出的現代作品《汴梁繁盛圖》局部,作品借鑑北宋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視覺中國供圖

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再現了千年前大宋上至貴族下及百姓的都市生活風貌;作為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圖》,《東京夢華錄》同樣對後世研究宋代城市佈局、建築、交通、百業、民俗、貨物、飲食、歲時、地理乃至氣象等都有很高價值。日前,85後南京學者侯印國譯註《東京夢華錄》出版,傳統和網絡風格兼具,受到普通文史愛好者和專業研究者的廣泛關注。

《東京夢華錄》具有豐富的史學價值

據侯印國介紹,《東京夢華錄》是生活在兩宋之交的孟元老撰寫的一部追記北宋都城汴京風物的名著。孟元老在徽宗崇寧二年隨父定居京城,“數十年爛賞疊遊,莫知厭足”。靖康之變之後,孟元老南下躲避戰亂,此後一直生活在江蘇一帶。“暗想當年,節物風流,人情和美,但成悵恨”,對於故都風物往事的無比懷念,促使孟元老開始將記憶中的繁華,一一訴諸筆端。等到最後擱筆,這時距離孟元老躲避戰火離開汴京,已經足足二十年。 

《東京夢華錄》一書有不少獨一無二的材料,包括對北宋末年民間説唱、雜劇的記載,對當時各類酒館以及特色飲食糕點的記錄,以及對市場各色買賣的描寫和對節令及生活民俗的描述,“對經濟史、文化史、戲曲史、民俗史乃至於宗教史、烹飪史、體育史的研究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侯印國説。 

基於此,《東京夢華錄》成書以來受到相關學者的重視。四庫館臣將《東京夢華錄》收入《四庫全書》,文淵閣《四庫全書》“卷前提要”認為《夢華錄》可以與《宋史》相關內容“相互考核,不可謂無裨於史學也”。《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則稱許它與《宋史》“可以互相考證,訂史氏之訛舛”。此外,《東京夢華錄》對後來相同題材的書籍,包括吳自牧的《夢粱錄》、佚名的《西湖老人繁勝錄》、耐得翁的《都城紀勝》以及周密的《武林舊事》等,也都產生了非常直接的影響。

翻譯所選底本保留了宋刻本的原貌

侯印國現在南京一所高校任教,其主要教學和研究方向為文獻學、文化傳播學和佛學。在南京大學就讀古典文獻學時,侯印國就在著名文獻學家武秀成教授的指導下,參與過一些古籍的校勘實踐,曾獲得過教育部古典文獻學獎一等獎,並出版著作《清代私家藏書目錄研究》。 

儘管學習和研究傳統學術,但侯印國還比較喜歡自媒體,眾人熟知的“侯印國老濕”公眾號,曾誕生過不少十萬+的微信文字,皆出自“網紅”侯印國之手。此外,他還在報紙開設專欄,用比較互聯網化的文風介紹一些古人生活的細節。“這次譯註的《東京夢華錄》並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學術校勘,主要是追求學術性和通俗性的結合。”侯印國希望,不僅普通文史愛好者能通過這個譯註本進入《東京夢華錄》的世界,專業的研究者在翻看這個通俗版本的時候,也能有所啓發。 

侯印國在整理工作中十分重視基礎功夫,以確保在簡明基礎上的精審。比如在對底本的選擇時,侯印國對其現存版本進行了系統梳理,先後多次專門到國家圖書館和日本靜嘉堂文庫等機構實地查閲各個版本,最後選擇的並不是現存最早的元刻本,而是國家圖書館所藏的明弘治十七年的刻本。在侯印國看來,這是《東京夢華錄》最有價值的版本,“這個版本看似比元刻本晚,但其實是翻刻自宋本,保留了宋刻本的原貌。尤其是卷三最後幾條,比元刻本多出不少文字。”此外,對文字斷句和註釋時,他對數百處有疑問的地方做了專題的考證研究,對前人斷句、註釋可商榷之處,則參考學界最新成果做了不少修訂。 

“翻譯都是一場冒險,越想要讓表達清晰通曉,就會離原文的韻味美感越遠。”侯印國認為,孟元老撰寫這部作品,是想將記憶中的東京風華介紹給後人,讓大家莫失莫忘,在此過程中,他就將自己設置為一個使者,或者説是一個導遊,“在忠實原文的基礎上,我的文風很像比較輕快的導遊詞。” 

南京生活對譯註大有裨益

在譯註《東京夢華錄》的過程中,多年的南京生活,也給了侯印國很多啓發。 

侯印國告訴記者,多年前他曾在南京大學發起過一場“貓王爭霸賽”,請南大師生們曬出自己的愛貓,再來票選哪隻貓最可愛。“這樣簡單幼稚的活動居然吸引了上至老院士下至新生的幾百人參加,幾萬人次參與了投票,且不乏多位學養深厚的老教授。”這使侯印國對貓的興趣越來越濃厚。 

作為一個學文獻學的“貓奴”,他會下意識地去古代文獻中搜索貓的印記,《貓苑》《貓乘》便是其案頭必備讀物。後來他發現,養貓的黃金時代其實是從北宋開始的,“最早關於寵物產業的描述,就來自《東京夢華錄》。”其時,北宋開封的大相國寺一帶一度是繁榮的商業中心,每月會數次開放集市。在此背景之下,早期的寵物店也已開張,網購貓糧在北宋的開封就已初露端倪,書中記載:“若養馬,則有兩人日供切草。養犬則供餳糟。養貓則供貓食並小魚。” 

據侯印國分析,汴京的市場有各種各樣的買賣,專業分工很強,甚至進入了發達的“共享經濟”時代:你要是養馬,就有商家每天安排兩人供應馬匹所需的飼草;你要是養狗,就有商家販賣飴糖渣;你要是養貓,就有商家專門賣貓食和小魚。“到了南宋時期,關於寵物的行業就更加繁榮,甚至涉及貓窩製作、貓糧銷售、貓咪交易、寵物美容等多個領域。” 

書中關於貓狗寵物市場、租馬出行等市民生活的記載,今天看來依然覺得新穎。而作為一名在南京遍嘗美食的吃貨,整理《東京夢華錄》也給了侯印國一次回顧大宋美食的奇妙體驗。其中,在一篇三百多字的篇幅裏,提到的美食竟然達五十多種。“夜市直至三更盡,才五更又復開張。如耍鬧去處,通曉不絕。”“冬月雖大風雪陰雨,亦有夜市。” 

據侯印國介紹,北宋初期開放夜市,到了北宋末期,夜市已經成為市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大家都習慣了在外面吃飯,從不買菜回家做飯。”侯印國説,夜市中除了美食,還有其他各種買賣乃至於娛樂項目,能滿足喜歡“逛吃逛吃”的朋友,有賣頭面、冠梳、領抹等衣飾的,有賣古物珍玩的,也有賣日用百貨的,“甚至還有不少人趁着夜色賣假貨。” 

《東京夢華錄》所展現的生活如此豐富而優雅,對今天的人來説,其意義何在?有哪些可借鑑的地方? 

在侯印國看來,當時的人們有種特有的頗具市井氣的“風雅”,對生活有發自內心的熱愛。但凡是文藝演出,總是“不以風雨寒暑,諸棚看人,日日如是”。到了初春天氣晴好的日子,大家總是要出城踏青,“大抵都城左近,皆是園圃,百里之內,並無闃地”,類似這樣的生活片段有很多,以致他在整理的時候不時會沉浸在文字背後的世界裏難以自拔,“古人們的生活,不就是我們在忙碌庸凡的城市生活中漸漸失落的‘風雅’嗎?今天的人們當應重拾風雅,熱愛生活。” 

南報融媒體記者 王峯


版權聲明

1、本文為南京日報、金陵晚報、南報網原創作品。

2、所有原創作品,包括但不限於圖片、文字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著作權人合法授權,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使用或者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摘錄或轉載的屬於第三方的信息,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轉載信息版權屬於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作者:王峯 責任編輯:巢宸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