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報

創新發展南京文化,賡續長江千年文脈

2021-07-03 10:20:08|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南京是中國唯一的跨江古都,也是歷史上長江流域唯一的大一統王朝的都城,長江在南京文化乃至中華文明的興衰存亡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長江孕育了南京文化、護佑了南京文化、拓展了南京文化、創新了南京文化,在此基礎上,南京文化融會貫通、博採眾長,成為長江文化的傑出代表之一。

長江孕育了南京文化

萬里長江發源於青藏高原,形成於遙遠的地質時期,在奔騰東流中哺育了中華民族,成為與黃河並列的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之一。迄今為止,在長江流域發現了5000餘處人類文化遺址,其中南京地區的古人類遺址超過200處。早在距今約50萬年前,南京湯山已有我們的祖先“南京猿人”活動的身影。從距今50萬年到距今1萬年,我們的祖先經過漫長時間的繁衍生息,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中,憑藉着出色的聰明才智,由猿人進化成智人。20世紀80年代到2000年前後,考古工作者通過考古調查和發掘,在江北浦口沿江地帶、江南高淳水陽江一帶、東部茅山—宜溧地區均發現了距今10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早期遺存。1977年,在溧水縣白馬公社回峯山神仙洞發現1件人類頭骨化石及19種伴生動物化石,同時出土的距今1.1萬年前陶片説明先民們已經開始製作陶器。

從距今6000年左右開始,先民們在南京地區的大江南北建立了許多原始聚落,南京進入“農業聚落時代”。聚落時代的南京先民創造了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文化。這一文化的先後發展序列為:以北陰陽營遺址第四層為代表的新石器時代文化(公元前4000年)——相當於中原地區夏代的點將台文化(前2000——前1600年)——相當於商代的“湖熟文化”(前1700—前1000年)。這一文化序列延續數千年,綿延不絕。在南京地區範圍內,有關這一序列的古文化遺址就有200餘處。這些古文化遺址一般多位於台形高地上,瀕水而立,以長江南岸的秦淮河、金川河(包括玄武湖)、古丹陽河(胥河)和長江北岸的滁河這四大古河流水系為綱,形成各自的分佈區域。秦淮河水系的古文化遺址有江寧區老鼠墩遺址、橙子墩遺址、磨盤山遺址、神墩遺址、前崗遺址、梁台遺址、船墩遺址、昝繆遺址、太崗寺遺址,雨花台區窨子山遺址,棲霞區樺墅村(原屬江寧區湯山)點將台遺址,以及溧水區溧水中學遺址、青龍橋遺址等;金川河水系的古文化遺址有北陰陽營遺址、鎖金村遺址、安懷村遺址等;古丹陽河(胥河)水系的古文化遺址有高淳區薛城遺址、朝墩頭遺址、富家山遺址等;滁河水系的古文化遺址有六合區羊角山遺址、平頂山遺址,浦口區營盤山遺址、楊山遺址、大古堆遺址、曹王塍子遺址、蔣塍子遺址、牛頭崗遺址等。在北陰陽營文化早期和點將台文化中,出土有石器、陶器、瓷器、玉器、蚌器、骨角器等,在湖熟文化中還出土了卜骨、卜甲、青銅器和文字符號。

南京地區的眾多古人類和古文化遺址,宛如“滿天星辰”,在大江南北相映生輝。回溯四大文明古國興衰的歷史,我們會發現,無論是埃及、巴比倫、印度,還是中國,文明的光輝都如出一轍地興起於大江大河之濱,南京文化作為中華文明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自然也不例外。

長江護佑了南京文化

在歷史上,帝王將相選擇定都南京,除了“龍盤虎踞”的山川形勝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這就是天塹長江。魏晉南北朝時期,除了西晉王朝37年的短暫統一外,我國絕大部分時間處於南北對峙狀態。六朝定都建康(今南京)323年間,北朝政權氣勢洶洶,多次覬覦江南,想消滅江南的六朝政權。六朝政權面對北方強大的鄰居,除了祖逖、桓温、劉裕等曾經發動幾次北伐外,大多數時間裏,都將限江自保確定為基本國策。南唐定都金陵後,沿襲了六朝的基本國策,仍然倚仗長江天塹進行守禦。

正因為長江天塹擋住了北方的鐵騎,才有了六朝和南唐的輝煌。

公元229年,孫權依託長江作為屏障,在今天的南京主城區創建了一座全新的都城——建業,標誌着南京由多中心時代發展為一箇中心時代。此後,東晉南朝相繼定都於此。魏晉南北朝時期,南北對峙,中原地區戰亂頻仍,江南地區相對安寧,大批北方流民南下,導致了中華文明中心的第一次南移,六朝都城建康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中心,並被認為是華夏正統所在,在思想、宗教、文學、藝術、史學、科技等領域,超邁前人,獨領風騷,中國文化進入歷史上的“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美學家宗白華《藝境》稱:“漢末魏晉六朝是中國政治上最混亂、社會上最苦痛的時代,然而卻是精神史上極自由、極解放,最富於智慧、最濃於熱情的一個時代。因而也就是最富有藝術精神一個時代。”南北民族的大融合促使建康的語言由單純的吳方言發展為吳方言與北方話並存,最終南京成為北方官話區。六朝以建康為都,在中國歷史上扮演了一個承前啓後、存亡續絕的角色。其中,長江所起的作用功不可沒。

五代十國時期,中國又一次進入分裂動亂的時代,南京在沉寂300多年後再次嶄露頭角,成為南唐的國都。南唐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短命王朝和偏安王朝,它以金陵(今南京)為首都,統治我國最富庶的江淮地區將近40年,是十國中存在時間較長的一個政權。南唐雖偏安一隅,但在文化傳承上可圈可點。南唐君主重用文臣,以文治國,開啓北宋文人政治之先河。南唐詩詞獨步天下,開創了一代文學之風,成為宋詞的一個重要源頭。南唐畫院制度直接影響了北宋宮廷畫院。南唐三主均重視文化建設,在文獻的收藏、保存、整理和文化的發展方面作出了卓越貢獻,北宋國家藏書中有三分之一來自南唐。國學大師錢穆稱讚“南唐文物,尤為一時之冠”。

長江拓展了南京文化

南京文化在發展過程中兼容幷蓄。明朝之前的南京文化受到長江的限隔,更多地瀰漫了江南文化的色彩,自明代開始,南京城跨江而治,南京文化在空間和內涵上得到了豐富與拓展。

孫吳黃龍元年(229)夏四月,吳大帝孫權在長江中游的武昌(今湖北鄂州)稱帝建都,5個月後,他將都城由武昌遷到長江下游的建業(今南京),並在今天的南京主城區建城。南京從此由默默無聞的江南小邑發展成為一座舉足輕重的江南都城。南朝山水詩人謝朓《入朝曲》中“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的描述,就是真實的寫照。

南唐昇元元年(937),徐知誥(南唐先主李昪)建都金陵,設立江寧府,六合縣由隸屬於揚州改隸江寧,一度稱為雄州。但是,好景不長,到了中主李璟保大十五年(957),六合等江北十四州為北周佔領,江寧府管轄範圍縮回到江南。

宋元時期的南京,依然是一座江南城市,行政區劃上未越過長江一步。元至元十三年(1276)佔領建康府,次年,將建康宣撫司改為建康路總管府,統轄在城錄事司(管理建康城內事務),以及上元、江寧、句容三縣和溧水、溧陽二州。北宋蘇轍《初至金陵》:“山川過雨曉光浮,初看江南第一州。路繞匡廬更南去,懸知是處可忘憂。” 北宋張耒《懷金陵三首》(其一):“曾作金陵爛漫遊,北歸塵土變衣裘。芰荷聲裏孤舟雨,卧入江南第一州。”南宋翁泳《己未秋登城北樓》: “腳底江南第一州,台城北上小淹留。難忘故國千年恨,不盡長江萬古流。”

明代以前的南京是地地道道的江南城市。明代開國重臣宋濂《閲江樓記》寫道:“金陵為帝王之州。自六朝迄於南唐,類皆偏據一方,無以應山川之王氣。逮我皇帝,定鼎於茲,始足以當之。”

1356年,朱元璋佔領集慶路,改名應天府,以此為根據地,採納儒士朱升“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的建議,經過10多年的韜光養晦,東征西討,先後擊敗陳友諒、張士誠等強勁對手。1368年,朱元璋在應天府(今南京)稱帝,以應天府為都城,改名南京,南京有史以來第一次成為統一王朝的都城。明代南京管轄14府4直隸州97縣。其中應天府跨過長江,管轄範圍由元代集慶路管轄下的江南5個州縣,擴大到江南、江北8個縣,即江南的上元、江寧、溧水、高淳、溧陽、句容六縣和江北的六合、江浦兩縣。從明代開始,南京的轄區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越過長江,成為跨江而治的城市。南京由此成為中國唯一的跨越江南、江北的古都;同時也是長江流域乃至整個南方地區唯一的統一王朝的都城。

長江在世人眼中的形象為之一變,明代著名文人高啓《登金陵雨花台望大江》讚美道:“大江來從萬山中,山勢盡與江流東。鐘山如龍獨西上,欲破巨浪乘長風。江山相雄不相讓,形勝爭誇天下壯……我生幸逢聖人起南國,禍亂初平事休息。從今四海永為家,不用長江限南北。”

長江創新了南京文化

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隨着西方科技文明的輸入,長江由天塹變成交通要道,得到越來越多的利用,由此見證了南京從農耕文明向工業文明轉型發展的歷程。

19世紀60—90年代,針對中國面臨的“數千年來未有之變局”和“數千年來未有之強敵”,清朝洋務派進行了一場以引進西方軍事裝備、機器生產和科學技術來挽救清朝統治的自救運動,史稱“洋務運動”。署理兩江總督李鴻章在南京創辦了金陵機器製造局等軍工企業,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曾國荃興辦了江南水師學堂,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張之洞創辦了江南陸師學堂等,這一時期的“西學東漸”以模仿西方兵工及學習科技文化為特徵,促進了我國軍事科技的近代化進程。與此同時,西學東漸也體現在西方輸入宗教、醫學、教育和交通設施等方面,由西方人創辦的教堂、醫院和培養新式人才的教會學校陸續在南京建立。

1899年春,南京作為通商口岸正式實現對外貿易開放,外國商人、傳教士和遊客隨之蜂擁而來,下關一帶,商鋪街、大馬路、二馬路、金陵關、郵局、飯店、車站、碼頭等陸續修建起來。1901年,清政府宣佈實行新政,學習西方成為一股潮流,南京也匯入這一洪流之中。

1902年,署理兩江總督張之洞於北極閣之南籌辦三江師範學堂,1904年正式招生入學,首任總辦楊覲圭(校長)。它是清末實施新教育後規模最大、設計最新的一所師範學堂,也是中國近師範學堂之嚆矢。學堂模仿當時的日本教育體制,以“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為辦學方針。1906年,三江師範學堂改名為兩江優級師範學堂,李瑞清擔任監督(校長)。1911年武昌起義後因戰事停辦。在李瑞清的主持下,發展為東南第一學府,培養出一批優秀人才。今天的南京大學和東南大學起源於此。1907年,兩江總督端方奏請清廷許可,在龍蟠裏惜陰書院舊址建藏書樓,並委派繆荃孫為圖書館總辦(相當於館長)、陳慶年為坐辦(相當於副館長)。珍藏宋、元、明、清祕籍珍本、名家批校本、精抄本共達5萬餘冊。1910年12月19日正式開館,定名為江南圖書館,它是中國第一座公共圖書館。今天的南京圖書館就是源於此館。

1912年,孫中山在南京開創民國,擔任臨時大總統,1918—1920年間,孫中山寫出《建國方略》之《實業計劃》,盛讚“南京為中國古都,在北京之前。其位置乃在一美善之地區。其地有高山,有深水,有平原,此三種天工,鍾毓一處,在世界中之大都市誠難覓如此佳境也……南京將來之發達,未可限量也”。1929年12月國民政府聘請美國建築師墨菲等人制定的《首都計劃》公佈,該規劃對南京的定位是政治都市和工商業都市。其中涉及利用長江水運便利發展工業,尤其是將江北浦口一帶預留為笨重工業之地點和含有毒質或危險性之工廠所在地。 

晚清民國的南京由地理上的擁江城市演變為科技上的擁江發展城市。南京文化在守正中創新發展。隨着19世紀30—40年代英國工業革命的基本完成,西方科技源源不斷地輸入到我國,南京境內大江南北兩岸,工業企業如雨後春筍發展起來,如浦鎮機廠、和記洋行、中國水泥廠、首都電廠、首都水廠、永利錏廠、江南水泥廠、中央化工廠等,標誌着南京由農耕時代向工業時代的邁進。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多年來,南京的“電汽化特”等工業在我國獨領風騷,科技在南京文化中佔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南京吹響了由工業文明時代邁向生態文明時代的號角。 

南京文化是長江文化的傑出代表之一

2020年11月14日,在南京召開的全面推進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保護傳承弘揚長江文化。長江造就了從巴山蜀水到江南水鄉的千年文脈,是中華民族的代表性符號和中華文明的標誌性象徵,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

長江干流流經我國1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從地域上講,長江文化包含滇藏文化、巴蜀文化、荊楚文化、湖湘文化、吳越文化、海派文化等。南京文化也是其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迄今為止,談到南京文化,見仁見智,看法不一。歸納起來有“南京文化”“金陵文化”“秦淮文化”“鐘山文化”“石城文化”“古都文化”“清涼山文化”“牛首山文化”“移民文化”“綠色文化”“和平文化”“佛都文化”“雨花石文化”“大蘿蔔文化”等多種稱呼。其中 “金陵文化”以公元前333年楚國滅掉越國後在南京清涼山建立的金陵邑命名,“古都文化”因南京是“六朝古都”“十朝都會”而命名,“秦淮文化”因秦淮河是南京的母親河而命名,“鐘山文化”因鐘山是南京的地標和代名詞而命名……我們認為上述對南京文化的種種解讀,都有一定的道理,顯而易見,但是大多數稱呼存在着一定的缺憾,難以囊括南京數千年文化博大精深的內涵,我認為,唯有“南京文化”可以作為代表。理由如下:

(一)在中國目前200多個縣級以上城市中,南京是唯一帶有“京”字的城市(首都北京除外),這本身就是一個金字招牌,因此,從名稱上來看,“南京文化”名稱具有唯一性。

(二)在南京歷史上,明朝定都南京,成為大一統王朝的都城,也是我國長江流域唯一的統一王朝的都城,因此,從歷史上來看,“南京文化”具有獨特性。

(三)明朝南京應天府的管轄範圍首次跨過長江,成為我國唯一跨越江南、江北的古都,因此,從地域範圍上來看,“南京文化”具有廣泛性。

(四)明代南京不僅是多民族文化的交流中心,而且是中外文明的交流互鑑中心,中華文化與外來文化、江南文化與北方文化在此交融,因此,從南京文化的形成上來看,“南京文化”具有包容性。

綜上,南京文化是南京歷史、思想、宗教、文學、藝術、科技、民俗等文化形式的統一。南京文化具有多元屬性:從時段上看,有北陰陽營文化、六朝文化、南唐文化、明文化、清文化、民國文化,南京文化的變遷在某種程度上折射了中華文明的變遷。從內容上來看,南京文化涵蓋了金陵文化、古都文化、鐘山文化、秦淮文化、綠色文化等,同時吸收融合了吳越文化、荊楚文化、江南文化和北方文化等,可謂包羅萬象,氣象萬千,具有博大精深的內涵和宏大磅礴的氣魄,無疑是南京這種城市文化的最佳代名詞,也是長江文化的傑出代表之一。

為了更好地推動長江文化的保護傳承與創新發展,建設好“創新名城、美麗古都”,在此提出三點建議。

一是物質層面。創立長江文化研究院(所)、設立長江文化研究會、建立長江文化博物館、創立揚子江生態文化公園、設立長江文化專項研究基金。

二是制度層面。建立長江文化智庫;圍繞“十四五”規劃和2035遠景目標,制訂未來五年乃至十五年的“長江文化保護傳承弘揚行動方案”。

三是精神層面。仿照江南文化論壇之例,舉辦南京長江文化論壇;拍攝長江文化系列影視片,如《長江之子——南京》等;出版“長江文化系列叢書”和有聲讀物,如《長江名人》《長江名作》《長江名景》《長江名橋》《長江名企》《長江名物》《長江名戰》《長江名畫》《長江名歌》(或叫《詩詠長江》《歌唱長江》《畫説長江》《文物長江》等);整理出版《長江檔案》等;舉辦長江流域城市文明展;舉辦長江文化音樂會、畫展等。

(作者系南京出版傳媒集團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南京出版社社長,南京城市文化研究會會長,文章有刪節)


版權聲明

1、本文為南京日報、金陵晚報、南報網原創作品。

2、所有原創作品,包括但不限於圖片、文字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著作權人合法授權,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使用或者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摘錄或轉載的屬於第三方的信息,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轉載信息版權屬於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作者:盧海鳴 責任編輯:尹淑瓊